新闻资讯

>

艺考资讯

>

艺术研习社 | 法国新古典主义画派的最后代表 · 安格尔:极致的女性美!

艺术研习社 | 法国新古典主义画派的最后代表 · 安格尔:极致的女性美!

| 言 | 传 | 身 | 教 |    | 志 | 存 | 高 | 远 |

 

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1780年8月29日-1867年1月14日),出生于法国蒙托邦(Montauban),新古典主义画家、美学理论家和教育家。


安格尔6岁时开始正式学习绘画,9岁接受正规的石膏素描训练,11岁他就进入图卢兹绘画雕刻建筑学院学习绘画和雕刻,他在图卢兹学院刻苦学习,从而打下了坚实的绘画基础,也锻炼出了出色的造型能力。
 

 

安格尔
1780年8月29日-1867年1月14日

 

自小父亲就培养他对艺术的兴趣,那时,他非常热衷追求原始主义。由于他用功、认真,17岁的安格尔已经是一个很好的画家了。当时,达维特正担任拿破仑的首席画师。1834—1841年,他再度赴罗马,深刻地研究了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古典大师们的作品,尤其推崇拉斐尔·桑西。经过雅克·路易·大卫和意大利古典传统的教育,安格尔对古典法则的理解更为深刻,当达维特流亡比利时之后,他便成为法国新古典主义的旗手,与浪漫主义相抗衡。

 

安格尔人物经历
 
 
1780年8月29日,生于蒙托邦,他的父亲约瑟夫·安格尔是蒙托邦皇家美术院院士,母亲是皇宫假发师的女儿,从小受到良好的艺术熏陶。
1786年,安格尔被父亲送入教会学校学习。
1791年,进入图卢兹学院学习美术。
1793-1796年,充当乐队小提琴手。安格尔为了减轻家庭负担,在图卢兹剧院乐队充当第二小提琴手。
1797年,安格尔来到巴黎,进入新古典主义大师雅克·路易·大卫的画室,成绩突出。
1799年,考入美术学院油画系;
1801年,以《阿伽门农的使者》一画获罗马大奖。
1805年,他在巴黎结识了司法官里维耶一家,创作了《里维耶夫人像》。
1806-1820年,在罗马学习、创作和工作。
1820年,迁到佛罗伦萨,接受了大批肖像画的订作;
1824年,在法国展出《路易十三的誓愿》,受到官方赞扬。同年,在巴黎开办自己的学校。
1825年,被选为皇家美术院院士。
1835-1841年,担任罗马法兰西学院院长。
1835年,再次回到罗马,创作了一系列肖像素描和油画;
1841年,回巴黎,继续创作多幅巨作
1856年,象征“清高绝俗和庄严肃穆的美”的最杰出的作品《泉》的诞生,标志着安格尔艺术达到光辉的顶峰。
1863年,蒙托邦市赠予他黄金桂冠。
1867年1月14日,因肺炎卒于巴黎,享年87岁。
 
 
 
01 
在大卫画室
“大卫是我们伟大的导师,他恢复了法兰西艺术。他的《荷加斯兄弟的宣誓》和《萨宾妇女的调停》都是杰作。大卫教会我稳固地让人体的双脚站住,使头部正确地安置在肩上。”
——安格尔
 
17岁的安格尔经人介绍进入了大卫画室,雅克·路易·大卫是法国著名的画家,是新古典主义画派的奠基人,他对安格尔十分严格,让他的绘画造型形成了稳定的古典风貌,大卫的艺术观念也被安格尔奉为圭臬他从大卫那里学会如何表现清晰而准确的线条,稳固而恒定的构图,微妙而朴素的光影,和画面中洋溢的优雅氛围。
 
男性躯干 局部 1800
 
1799年安格尔转入巴黎美术学校,入学仅三个月,就以第一幅人体素描在评比中获奖,1800年,他又以《辛辛那图接见元老院代表》在罗马奖学金竞赛中获得了第二名,当然这不过是个开始,他接下来又创作了一系列以古罗马战争为题材的作用,因为学习成绩优异,他甚至被政府免除了服兵役的义务。
 
▲接见阿伽门农使者们的阿喀琉斯
 
1801年,他的油画作品《接见阿伽门农使者们的阿喀琉斯》获得了罗马大奖,这让他具备公费到罗马法兰西美术学院进修的资格。
这幅画获得了英国雕刻家弗拉克斯曼的高度赞扬:“我在巴黎没有看到什么更美的作品!
虽然略显夸张,但也从侧面证明安格尔在当时的受欢迎程度。这幅画的风格仍旧在大卫的影响之下,人物造型的雕塑感很强,但却比正统的学院派风格更加柔和、轻盈。
 
▲Jesus Returning the Keys to St. Peter 1820年
 
▲Joan of Arc on Corronation of Charles VII in the Cathedral of Reims 1854年 240X178cm
 
▲Jupiter and Antiope 1851年
 
▲Jupiter and Thetis 1811年 327X260cm
 
▲Luigi Cherubini 1841年 81.3X71.1cm
 
▲Luigi Cherubini and the Muse of Lyric Poetry 1842年
 
▲Madame Clément Boulanger, née Marie-Élizabeth Blavot, later Madame Edmond Cavé 1830年 40.6X32.7cm
 
▲Madame Gonse 1852年 73X62cm
 
▲Mademoiselle Jeanne Gonin 1821年 59.1X76.2cm
 
▲Odalisque with Slave 1842年 105X76cm
 
▲Odysseus. Study for the Triumph of Homer
 
▲Oedipus and the Sphinx 1808年 189X144cm
 
▲Paolo and Francesca 35X28cm
 
▲Paul Lemoyne 1810年 46X35cm
 
▲Venus at Paphos 91.5X70.5cm
 
▲Virgin of the Adoption 1858年 69.5X56.8cm
 
▲路易斯·奥松维尔伯爵夫人肖像画 131.8X92cm
 
由于学院的奖学金并没有及时发放,安格尔的罗马进修之旅也被搁置,他在意大利耽搁了五年,这五年他穷困潦倒,靠画素描和书籍插图度日,并把所有空余时间花在临摹罗浮宫中的古希腊罗马作品和帝国图书馆的复制品上。
 
02 
新古典主义代表
安格尔被称为西方古典画派最后一位大师,他一直都恪守古典主义法则,极为推崇拉斐尔等古典大师,渴慕拉斐尔生活的时代,认为拉斐尔的艺术是最美的,他曾在笔记中写道:“拉斐尔——这是娇媚、这是美丽、这是和谐,所有这些,使我的生活充满魅力。”
 
▲Pere Desmarets
 
▲Perseus and Andromeda
 
▲Portrait of a young man 39X31cm
 
▲Portrait of Auguste Francois Talma, Ensign, nephew of the tragedian Talma
 
▲Portrait of Charles X in Coronation Robes 1829年 129X90cm
 
▲Portrait of Count Nikolay Gouriev 1821年 86X107cm
 
▲Portrait of Edme Bochet 1811年 94X69cm
 
▲Portrait of Ferdinand-Philippe, Duke of Orleans 1842年
 
▲Portrait of Francois-Marius Granet 1807年 75X53cm
 
▲Portrait of French journalist Louis-François Bertin 1832年 116X95cm
 
▲Portrait of Joseph-Antoine Moltedo 1810年 75.2X58.1cm
 
▲Portrait of Madame Antonia de Vaucay nee de Nittis 1807年 76X59cm
 
▲Portrait of Madame de Senonnes 1816年 106X84cm
 
▲Portrait of Madame Frederic Reiset 1847年
 
古典主义思潮经历了两个世纪,已经失去了进步倾向,变得保守起来,而安格尔反对艺术变革,和德拉克洛瓦进行了长期论战。他鄙视浪漫主义的艺术形式,认为只有古典式的美才是人们创作的源泉,只有老一辈艺术家的作品,才是清高脱俗、庄严肃穆的艺术,应该心悦诚服地拜倒在前辈大师们的脚下,独尊古典传统才是正统艺术。
 
他受到古代艺术影响较深,古希腊、罗马的雕塑对他有着深刻的启发,他在画面上也追求雕塑一般的效果。他说:“雕塑是一种庄严肃穆的艺术,……虽然不能像雕刻家那样来作画,但要画出雕塑一般的画,如果画面上只有一个人,就应把他画得富有立体感。”
 
▲Portrait of Napoléon on the Imperial Throne 1806年 259X162cm
 
但他的艺术生涯并不都是一帆风顺的他1806年曾创作了一幅《帝座上的拿破仑》,这是为庆祝拿破仑登上皇帝宝座而画的,这幅画中他把拿破仑塑造成了古罗马皇帝的形象,他威严地端坐于古典风格的宝座之上,拿破仑身穿华贵的锦袍,这套服饰具备贵族洛可可式的奢华与精致,具有中世纪帝王般的庄重。但是这幅画与他同时期的其他作品相比,这幅画在情感上的表达上是矫揉造作的,而且他还把地毯上的黄道十二宫的整个顺序弄错了。
 
这幅画在展出时收到了冷遇,批评家们批评这幅作品过度的拟古主义,已经越过了新古典主义的边界。而安格尔却愤怒地评价艺术沙龙是毁灭艺术的场所,应当将之关闭。
 
▲Academic Study of a Male Torse 1801年 97X80cm
 
他受挫的主要原因是官方学院派的风格与大卫的风格有着明显区别,而大卫后期希望直接向希腊人学习,安格尔则对意大利的艺术更加感兴趣;与大卫始终谨守对题材和形状作写实转移的概念不同,安格尔走上了通往现代美学观念的道路,他的艺术蕴含着对图像符号的抽象使用的趋势。
 
他后来到罗马留学,留学生涯结束,他就留在了意大利,在意大利学习古典大师们的技法。
 
他开始像拉斐尔那样去观察和表现自然,也促成了他对拉斐尔艺术新的理解角度。
 
▲泉 The Source 1865年 163X80cm
 
安格尔最著名的作品《泉》从最开始创作到彻底完成,时间跨度将近四十年,他于1807年开始起草构思,到1856年正式完成,期间模特也换了很多个,他想要在这幅画上表现出古典的、纯洁的、理想的美。画面以模糊不清的树荫山石为深色背景,衬托出少女的全身线条,显示出极强的雕塑感。这幅画平稳恬静,温文尔雅,给人一种安详优美的慰藉与感受。
 
她那健康丰美的身体显示出一股生机盎然的气息,传达出一种生命的美好与芬芳。
 
安格尔说:“希腊雕像之所以超越造化本身,只是它凝聚了各个局部的美,而自然本身却很少能把这些美集大成于一体。”
 
有评论家说:“这位少女是画家衰老的产儿,她的美姿却超过所有女子,她集中了她们各自的美于一身,形象富有生气和更加理想化。”
 
在这四十年中,《泉》的模特换了许多位,每个模特独特的美都被安格尔定格成了永恒,所以评论家说这幅画“集中她们各自的美于一身”。
 
这幅画将古典美和写实的现实美结合到了一起,安格尔表现出了人体姿态从不平衡向平衡的变化,把体现了力而打破了平衡的人体内部力的微妙关系抓住了即左倾的双肩和向右倾斜的胯部,向上的用力和向下倾倒的水罐,前屈的右膝和后绷的左腿,身体的类似水波纹的曲线与那从水罐里流出来的直线形成对比,这些使得这画中少女宛若真人,既富有动感而又无比恬静。
 
▲大宫女 The Grande Odalisque 1814年 91X162cm
 
这幅画并非是一副完全意义上的古典主义画作,抛开其中细致描绘的人体细节和东方情调的佩饰,最引人注目的是图中的女人体“多了三节脊椎骨”。他并不是缺乏解剖学知识,而是刻意追求线条的美感,这是一条从左到右的抽象性的构成线,不仅仅是裸女身上的轮廓线,它对画面的作品远大于对于形象的作用,没有直接画点、线、面,却暗含着点、线、面的构成。
 
这幅画虽然不是严格意义上古典风格,却是安格尔对新古典主义的探索之作,他创造性地将目光投向人体美的形式上,用变形手法情绪化地处理画面画面中的曲线与曲线,弧线与弧线,构成了人体的长弧线,流畅而又有节奏感,也是新古典主义的典范之作。
 
▲土耳其浴室 1862年 108X110cm
 
他后来为了追求形式美创作了充满肉欲的《土耳其浴室》,这种画不反映现实,却把“永恒的美”高度概括在裸女形象中。
 
03 
素描学派
安格尔还有一种重素描而轻色彩的倾向。他重视素描,也创作了许多素描,认为素描在整幅作品中应该占重要的部分,他称赞米开朗基罗和拉斐尔坚持使用线条,说他们使线条所勾写的轮廓显得生趣盎然,给素描注入了激情。
 
他还强调:“线条——这是素描,这就是一切。”
 
1810 年,在梅蒂奇别墅的访问学习结束后,他决定不回巴黎,留在意大利,并于 1813 年在那里与从盖雷赶去见他的年轻貌美的经营女子服饰的玛德莱娜·夏贝尔结婚。
▲ 玛德莱娜·夏贝尔肖像 现藏蒙托邦安格尔博物馆
 

▲Alexander Baillie
 
▲Alexis Rene Le Go
 
▲Andre Benoit Barreau, called Taurel
 
▲Antoine Thomeguex
 
▲Aretino and Tintoretto 13.7cm
 
▲Auguste-Jean-Marie Guénepin 1809年
 
▲Charles Hayard and his daughter Marguerite
 
▲Charles Robert Cockerell 1817年
 
▲Charles Thevenin
 
▲Countess Charles d'Agoult and her daughter Claire d'Agoult 1849年 47X39.3cm
 
▲Dr. François Melier
 
▲Dr. Jean Louis Robin
 
▲Dr. Louis Martinet
 
▲Dr. Thomas Church
 
▲Edmond Ramel and his wife, born Irma Donbernard
 
▲Franz Adolf von Stuerler
 
▲Franz Liszt
 
▲General Louis-Etienne Dulong de Rosnay 1818年
 
色彩在画面中仅仅只是从属地位,对完美的艺术作品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他批评鲁本斯的画是卖肉的,贬低色彩的作用。
 
因此他穷尽一生扑在素描上,认为一副精确的素描本身就是艺术,他的素描有很强的表现力,能用很微少的明暗调子表达出形体的转折关系,使之富有体积感和雕塑感,最后他也称自己为“素描学派”。
 
▲Henriette Harvey and her half sister Elizabeth Norton
 
▲Jacques Marquet, Baron de Montbreton de Norvins
 
▲Jean Pierre Cortot
 
▲Jean-Louis Provost, seated and resting his left arm on the back of a chair
 
▲John Russel, Sixth Duke of Bedford
 
▲Lady William Henry Cavendish Bentinck, born Lady Mary Acheson I
▲Lady William Henry Cavendish Bentinck, born Lady Mary Acheson
 
▲Lord Graham, Thomas Philip Robinson
 
▲Lucien Bonaparte
 
▲Luigi Calamatta
 
▲Madame Alexandre Lethiere, born Rosa Meli, and her daughter, Letizia
 
▲Madame Baltard and her daughter, Paule 1836年
 
▲Madame Charles Gounod, born Anna Zimmermann
 
▲Madame Charles Hayard, born Jeanne Susanne
 
▲Madame Felix Gallois, born Nathalie Rose Joachime Bochet
 
▲Madame Franz Adolf von Stuerler, born Matilda Jarman
 
▲Madame Frederic Reiset, born Augustine Modest Hortense Reiset, and her daughter, Theres Hortense Marie
 
▲Madame Guillaume Mallet, born Anne Julie Houel
 
▲Madame Hippolyte Flandrin, born Aimée Caroline Ancelot
 
▲Madame 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 born Delphine Ramel
 
▲Madame 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 born Madeleine Chapelle I
 
▲Madame 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 born Madeleine Chapelle II
 
▲Madame 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 born Madeleine Chapelle III
 
▲Madame Jean Auguste Dominique Ingres, born Madeleine Chapelle
 
▲Madame Johann Gotthard Reinhold, born Sophie Amalie Dorothea Wilhelmine Ritter, and her two daughters, Susette and Marie
 
▲Madame Louis François Godinot, born Victoire Pauline Thiolliere de L'Isle
 
▲Madame Louis-Francois Bertin 1834年 30.5X23.5cm
 
▲Mademoiselle Cecile Panckoucke
 
▲Mademoiselle Henriette Ursule Claire, maybe Thevenin, and her dog Trim
 
▲Mademoiselle Jeanne Hayard
 
▲Mademoiselle Mary de Borderieux
 
▲Merry Joseph Blondel
 
▲Monsignor Gabriel Cortois de Pressigny
 
▲Mr. and Mrs. Woodhead with Rev. Henry Comber as a Youth 1816年
 
▲Mrs Charles Badham 1816年
 
▲Mrs Charles Thomas Thruston, born Frances Edwards
 
▲Mrs John Mackie, born Dorothea Sophia de Champs
 
▲Niccolo Paganini 1819年
 
▲Otto Magnus von Stackelberg and Jacob Linckh 1817年 19.4X14.4cm
 
▲Pierre François Henri Labrouste
 
▲Pierre Marie François de Sales Baillot
 
▲Portrait bust of an unknown
 
▲Portrait of a Man
 
▲Portrait of miss Barbara Bansi sitting in an Italian landscape
 
▲Portrait of miss Bonnard 32.5X24.5cm
 
▲Portrait of Mr. Revoil to 18 in bust 52.4X39.2cm
 
▲Portrait Suvée, director of the Academy of France in Rome 1806年
 
▲Study for the ceiling of City Hall. Figure symbolizing the city of Madrid 1853年 25X39cm
 
▲Study for The Golden Age 1862年
 
▲Study for 'Vénus à Paphos' 1852年 31.6X20.3cm
 
▲Study for Vicomtesse d'Hausonville, born Louise Albertine de Broglie I
 
▲Study for Vicomtesse d'Hausonville, born Louise Albertine de Broglie
 
▲The Forestier Family 1806年
 
▲The Oath of the Horatii, according to David 53.4X69.5cm
 
▲The Reverend Joseph Church
 
▲Ursin Jules Vatinelle 
 
他认为伟大的艺术都是以素描为基础的,而伟大的艺术就在于发现自然中的主线和块面,并能几笔就把他们准确地记录下来。
 
04 
完美主义者
安格尔说:“我想为艺术而永远活下去,我希望让岁月和智慧来纯洁我的情趣,不使热情熄灭。
 
▲Amedee-David, the Comte de Pastoret 1826年 103X83.5cm
 
▲Angelica. Study for the Roger Delivering Angelica 1819年 85X43cm
 
▲Angelica in Chains 97X75cm
 
▲Roger Delivering Angelica 1819年 147X190cm
 
▲Raphael and the Fornarina 1814年
 
▲Raphael and Fornarina 1840年 35.56X27.3cm
 
他对艺术作品一直保持着精益求精的态度,之前画的作品在多年之后还会在原有基础上重新画一遍,他永不满足,永不停步,他说:“为了追求确凿的表现力和完善的风格,我们是不应惋惜所付出的时间和精力的。”
 
他在不断地纠正以往画面中存在的问题,导致他常常花费太长的时间在一幅作品上,他也曾抱怨说:“因为我画画力求精到,进度迟缓,所以挣钱很少。我很穷,工作也很勤奋,而且总是兢兢业业的。”
 
安格尔对于艺术创作是严谨而认真的,他认真对待每一张画,力求达到尽善尽美的地步,他不会为了金钱而粗制滥造,这种精益求精的态度是值得任何时代的艺术家去学习的。
 
▲Baronesss Betty de Rothschild 1848年 141.9X101cm
 
▲Caroline Murat, Queen of Naples 1814年 92X60cm
 
▲Charles Marie Jean Baptiste Marcotte 1810年 93.7X69.4cm
 
▲Christ 1834年 80X66cm
 
▲Delphine Ramel, Madame Ingres 63X50cm
 
▲Don Pedro of Toledo Kissing the Sword of Henri IV
 
▲Duke Ferdinand-Philippe of Orleans, as St. Ferdinand of Castile 1842年
 
▲Francesca da Rimini and Paolo Malatesta 1819年
 
▲The Small Bather 1828年
 
▲Half-figure of a Bather 1807年
 
▲大浴女 1808年
 
▲Henry IV Playing with His Children
 
▲Henry IV Recieving The Ambassador of Spain 1817年
 
▲Hygin-Edmond-Ludovic-Auguste Cave 1844年 40.7X32.7cm
▲Jean Baptiste Desdeban 1810年 63X49cm
 
他活到了八十七岁,当了四十多年的巴黎美术学院院长,经历了浪漫主义和古典主义艺术争论的全部时期,也亲眼看见了现实主义绘画与印象主义思潮的兴起,他曾经固守古典主义窠臼,但在他老年,在这些艺术思想的激烈碰撞中,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思想是过时的,但这些都不能否定他是个伟大的艺术家。
 
安格尔的学生阿莫里·杜瓦尔曾说:“安格尔先生把艺术转向更真实地描绘自然之后,他推翻了大卫画派,也正是这一革命才给予写实主义以诞生的可能。画派和传统可能创作出能工巧匠,但却不能产生卓有才能的画家。只有大自然才具有这种优越性,但遗憾的是,他却不向我们掀开他的秘密,大自然既不注意规则,又不顾及命令,间或也产生几个被它看中的人物,这些人后来便成为本时代的荣誉和佼佼者。安格尔便是其中之一。
 
▲Portrait of Madame Leblanc 1823年 119.4X92.7cm
 
▲Portrait of Madame Marcotte de Sainte-Marie 1826年 93X74cm
 
▲Portrait of Madame Moitessier Sitting 1856年 120X92.1cm
 
▲Portrait of Madame Moitessier Standing 1852年 146.7X100.3cm
 
▲Portrait of Madame Panckoucke 1811年 93X68cm
 
 
▲Portrait of Marie-Françoise Rivière 1806年 116X90cm
 
▲Portrait of Monsieur Leblanc 1823年 121X95.6cm
 
▲Portrait of Monsieur Rivière 1805年 116X89cm
 
▲Portrait of Napoléon Bonaparte, The First Council 1804年 227X147cm
 
▲Portrait of the Princesse de Broglie 1853年 121.3X90.8cm
 
▲Portrait of the Princesse de Broglie 局部
 
▲Self-Portrait at the age of 79 years old
 
▲Study for The Martyrdom of St. Symphorien 1834年
 
▲Study for the Martyrdom of St. Symphorien
 
▲The choir of the Sistine Chapel 1848年 81X98cm
 
▲The Apotheosis of Homer 1827年 386X515cm
 
▲The Dream of Ossian 1813年 348X275cm
 
▲‍The Martyrdom of St. Symphorian 1834年
 
▲Venus Anadyomene 1848年 163X92cm
 
波德莱尔也曾评价安格尔:顽强的人,天赋特殊才能的人。”
并且称他崇尚古典主义好比是“依恋于正在熄灭的太阳的特殊,例外的光辉。”
 
▲安德烈-阿道尔夫-欧也尼·迪斯德里《安格尔近1860年时的坐姿照》
 
 
 
 
以上信息由言志美术集中整理,转发请标明出处,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更多大师作品,
请持续关注言志美术官方公众号!
 
-end-
推荐阅读
 

 


关于言志

教学成果

师资团队

优秀作品

线上课堂

招生报名

新闻资讯